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 > 正文

总裁来袭夏以沫权子卿小说全文阅读

28DIR28DIR 2018-06-19 22:20:26 128

 总裁来袭夏以沫权子卿小说全文阅读 都市

《总裁来袭》小说介绍

主角是夏以沫权子卿的小说《我用生命为你而歌》是文采四溢的作者姬言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刻画细致到位,绝对让你完美的感受到阅读的快乐,书中主要讲述了被自己的姐姐下药,与陌生男子发生了一夜情,在自己被众人唾弃之时,男子突然出现,竟然是这帝都最有权势的总裁。人前他冷如冰山不近人情,人后他宠溺如魔...别的不多说,喜欢的就赶紧阅读精彩章节吧!

《总裁来袭》精彩试读 第二章 宴会

帝都,繁华的城市,没到夜幕降临,这繁华的城市就会变得喧闹起来。

这是帝都豪权富家才能够参见的宴会。

大厅十分阔气,男男女女都穿着得体,西装革履,各色华丽衣裙,还有杯盏交错的美酒,悠扬雅致的音乐,处处透着奢侈,展现着此次宴会高档的气势。

年轻公子哥儿们眼底露出惊艳,一致望向那端坐于红沙发上的女子。

火一样的红裙包裹着极致妖娆的美妙女子身材,胸脯上方的雪白肌肤暴露在外,或隐或显从裙中露出修长莹白如玉的双腿,显得万分光彩夺目。

更令人几乎要窒息的是,那精致绝艳的面容上不然一丝凡尘俗气,从骨子里渗出的高贵傲然生生令这群平时放浪的公子哥儿只能驻足观望着。

她,实在过于美丽。

“美女可以和你一起喝一杯吗?”

有人终于鼓起勇气。

女子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慵懒的软在沙发上,除了淡漠疏离外,没有一丝多余的神情,而那双美眸,却是盯着某一处地方,染上了一丝阴暗,微微起伏的胸口,代表着她此时内心的翻江倒海。

“对不起,没兴趣。”女子淡然出口。

如玉一般的纤手优雅端着红酒杯,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上来搭讪的男人,轻轻摇晃着,艳丽朱唇轻抿,如女王般优雅。

而夏以沫所看的地方,正是夏以琪和叶枫在一起腻歪的样子,两个人笑着,闹着,相互喝着同一杯红酒,当真是亲密......

叶枫是她的第一位男朋友,也便是夏以沫的初恋,是他教会了自己什么是喜欢,怎样喜欢一个人。

可是,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夏以沫的心脏猛然皱缩,看着亲密的两人,还是会感到一阵心痛。

夏以琪老远瞥见夏以沫,遂带着骄傲的笑意,挽着叶枫的手臂,扭着腰肢,踱步而来。

“妹妹,这几日怎么没有回家啊?”还未说完,又忽然恍然大悟一般,惊呼:“瞧我这记性,忘了你有金主儿包养了,哎呀,真的是,哪里还需要担心没有地方可去,没有钱可花呢~”

这说的,当真是没有给夏以沫一丝情面,夏以琪就是要彻底败坏夏以沫的名声,让她永远不能够出现在上流社会里,让所有人都瞧不起她!

夏以沫捏紧了手里的酒杯,凉凉的带着寒意的眼眸看着夏以琪,脱口只说了一个字:“滚。”

夏以琪这是在给自己示威么?

“滚?”夏以琪冷哼,扭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嗲声嗲气:“枫~你看她,明明是她先和别的男人上床,自己不知道爱惜自己,我本来不想提起这些事情的,只是,现在你和我都在一起了,就算夏以沫是我的妹妹,她这样说我......我总觉得自己心里也有责任,是我没有承担起姐姐的责任,是我没有教好她......”

声泪俱下,眼泪说来就来,夏以琪眨巴着眼,当着所有人的面哭了出来,声音呜咽,带着女儿家的娇气,这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在场不明白真相的人也是恍然大悟,随即看着夏以沫的表情带着厌恶和不耻。

而那些夫人和千金闺阁里的少女更是嫌弃地看着她,议论纷纷。

“啧,最讨厌那些给别人当小三破话人家夫妻俩感情的人了!”

“就是,太恶心了吧,是不是安保人员弄错了,怎么让这种女人也进来了。”

“……”

从小到大,这是夏以沫被冤枉的最惨的一次。

中国自古女子坚贞为大,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所有人都对女人是否保留着第一次带着偏见,夏以沫只觉得自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她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不知检点的女人。

然,她的骄傲和自尊心却不会让自己就这样逃离。

再也忍不住,猛然站起身,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降酒杯里的红酒泼在了夏以琪的脸上!

那动作,潇洒,干脆,利落!

“嘭——”

心里舒畅报仇的同时,被一股大力猛地推开,跌倒在地上,她想要扶住桌子,却不想扯住了桌布,桌上所有摆放的点心和酒水都砸到了地上,溅向四周!

在场的人齐齐惊呼,连忙退开了去,没有人会在意酒水一声,被碎片划出伤口的夏以沫。

她孤零零地坐在地上,忍受着屈辱和疼痛。

而真正让她感到崩溃的,是推开自己的那个人是曾经她掏心掏肺用了整个青春喜爱的人。

叶枫,他到底还要伤害自己到何时?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相信?

夏以沫不懂,她深吸一口气,微微仰头,不让自己的眼泪砸下,不让自己的骄傲被人践踏:“叶枫,是夏以琪让我喝了那杯加了药的红酒,后来我醉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那晚发生的事情我真的都不知道,你不要信她的话!”

她压抑不住内心的叫嚣和疯狂,最后一句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但,始终不掉下一颗令人同情的眼泪。

这是夏以沫坚持的最后的骄傲,绝不认输。

叶枫拿出纸巾为夏以琪擦着脸上的红酒,淡然瞥了地上狼狈不堪的人一眼,毫无感情地说道:“那又怎样,我不会要不干净的女人!”

不会要不干净的女人!

这句话始终在夏以沫脑海中盘旋。

挥之不去。

可以说,也是打破了她最后的坚持。

能够参加这次宴会的人都是名流望族,都是社会上地位权势颇高之人,对于名声十分看重,他们对夏以沫指指点点,用鄙夷的目光将她看穿,所有人都以不屑和低俗的话对其进行人身攻击,辱骂,瞧不起,鄙视。

“踏踏踏——”

皮鞋触底,节奏感十足的声音响起,一双男士皮鞋出现在夏以沫湿了眼的面前。

她仰起头,这一刻,仿佛看见了救赎,但也不太相信有人会真的把自己救赎。

“别低头。”

男人居高临下望着她,只是清浅说了这样简单的三个字。

没有人在这一刻出声,都带着震惊的眼光看着这一幕,那个浑身带着不俗气质的男人,俊美的脸庞和高贵的举动,唯一走到女子面前的,正是权子卿。

这个帝都最为有权势的男人,他怎么会管这件事情?

众人脸上惊异,更有甚至懊悔不已,若是知道权少和这个女子认识,他们方才定然会上去帮助这个女孩子啊,还能和权少攀上关系,真是失策!而众位少女嫉妒的目光全部射了过去,简直要把夏以沫杀死。

不是很温柔的声音,但却万分安心有力量。

夏以沫仰着头,听话地没有低下头,看着权子卿将西服脱下披在了自己身上,扶着她起来,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眼泪终于是不争气地掉下。

权子卿冷漠冰冷地扫了一圈的人,谁也不敢言语。

他搂着瘦小女子的肩膀,迈步向外走去,没有人敢阻拦,一致向后退去,为其让开了道路。

当权子卿和夏以沫背影彻底消失的时候,宴会大厅中才爆然响起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以琪,你没事吧?”叶枫温柔地问。

夏以琪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嫉妒的都快喷出火来,也不知道夏以沫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权少关系,该死的,权子卿不是一直是厌恶女人的吗!

“系好安全带。”

男人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如他这个人一般,十分冷漠。

身上还披着西服的夏以沫有一种自己根本不是被这个男人救了的错觉,听男人说话,还真是一件十分需要取暖的事情,不然迟早要被冻死。

乖巧地系好安全带,任由男人开车,虽然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也确实没有地方可去了,去哪都一样。权子卿轻轻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的女人,从自己这个方向望过去,她生的确实好看,安静的时候也十分乖巧,像个听话的娃娃。

忽然想到了什么,权子卿嘴角勾起一淡淡的弧度。

这抹十分惊艳帅气的笑容恰好被扭过头来的夏以沫瞧见了,心下一阵慌乱。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她单纯的问,眼里还闪着没有擦干净的泪花。

这个问题成功让权子卿一怔,拐了个弯,将车在路边停稳。

他偏过头,眼眸微眯,打量着这个女人,而权子卿带有侵略性的目光也让夏以沫的心微微提起。

“你问的就是这个?”他问。

“……嗯。”不然问什么?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权子卿眼眸越发深沉,第一次有人不是说因为自己笑起来好看而和自己说话的,不过,这个问题倒是很特别呢。

“你不坏。”

当看见夏以沫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权子卿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希望有人理解她。

那时在宴会上的时候,他第一眼便认出了她,一身红裙,一个人,一杯酒,拒绝了十一个上前搭讪的男人。

权子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或许是因为无聊罢了。

原来是夏家的千金,或许说之为夏家私生女更是妥当,因为事实如此。

比之前二人第一次见面,这个女人今日的表现似乎更为有气场,完全不服输的个性,不肯低下头的骄傲。

本来是想看夏以沫笑话的,对于这种“水性杨花”喜欢爬上男人床的女人,权子卿向来是不喜的,之前的一夜疯狂也是自己唯一一次被勾起来的情欲,但并不代表他会对这种女人有所改观。

但是,夏以沫说她是被下了药被陷害的,没有人相信她。

但是,权子卿相信了。

夏以沫的眼神实在是过于清澈,而且,那晚夏以沫身体所反映出来的情况,也让权子卿不得不相信。

这帝都什么事是自己没有见过的,之前的女人都是主动送上门来,那天他没有多想,如今仔细思考一番,倒是觉得冤枉了这个小女人了。

不过,权子卿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去帮夏以沫解围,虽然知道了她并非那些心怀不轨之人,但他想看夏以沫会如何反应,果然,还真是烈性呢,泼出去红酒的一瞬间,就连自己都怔住了。

权子卿所想,夏以沫并不知道,但她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你不坏……

简单的三个字,让她很是受用,当所有人指责你,辱骂你,将你贬低到世间最底层的时候。

那种被信任的感觉,就像是黑暗里出现了一束光,心下温暖。

“谢谢你。”

夏以沫微微抬起头,难得笑了开,清澈的大眼睛里十分明亮,完全没有一丝杂质,干净且纯粹,让人羡慕。

权子卿听到她优雅甜腻的声音,心里莫名划过些什么,不禁想到了之前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夜晚,女人,床上和床下还真是两个样啊!

然而,他眼里尽是冷漠,没有一点儿的情绪外放,像一潭幽深不见底的深潭,让人忍不住陷了进去。

未见权子卿答话,夏以沫也不再言语。

只是……

这个眼神好熟悉,是梦里见到过的吗?可是,完全想不起来啊,她一向是做完梦就会忘记的。

被权子卿如此认真打量着心底有些发慌和尴尬,低下头下意识的说出:“我们是不是……是不是见过面?”她有些紧张地问。

权子卿半眯着眼,看着低下头去的小女人,目光愈发变得深邃危险起来。

这句话,需要问吗?

久久没有听见回答,夏以沫不自在的捏住自己的手,也觉得这样问似乎有点不太礼貌,人家会以为自己是想借此和攀上关系,心下懊恼,自己怎么就说出来这般话了。

“啊——”

夏以沫惊呼。

权子卿一掌摁住她的肩膀,嵌住了其下巴,让夏以沫动弹不得。

只能够睁大两只眼睛,不解,惊惧,疑惑地望着他,当真如孩子般天真无辜,让权子卿心下更为窝火,强迫着夏以沫直视自己,眼里藏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出:“你说呢?”

这个女人!

对那晚的事情完全没有一丝印象的么!

她是把自己想成其他男人了?

该死的,从未有人这般无视自己,敢说不认识自己!

车里的氛围一下子降低到零点,夏以沫心下简直想哭,这是脱离虎口又入狼窝的节奏么?自己难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过他?

可是,可是,这么帅的男人自己若是见过面也不会忘记过啊!

她确信自己是真的不认识。

然,肩膀处和下巴上传来的痛感让她闷哼,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更加的恐慌和无助。虽然权子卿脸上一直挂着那抹迷惑万千少女的贼帅的微笑,但是散发的气场却让夏以沫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在生气!

“疼……”

想要努力换个让自己舒服点的姿势,可是权子卿这样将自己困在车里根本没有能够动弹的空间,身体上带来的疲惫感更加重了几分,手不由自主的颤抖。

权子卿看夏以沫眼睛暗了几分,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想必她这段时间因为那件事情过的很是疲惫,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是不能够接受的,这点他是清楚的,但他事先也并不知晓,无奈,松开了她。

夏以沫,实在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下车。”

“啊?”

“下车。”这一次他加重语气。

夏以沫得到释放,连忙下了车,只是,在她离开的时候,男人忽然叫住了她:“我是权子卿。”

“权子卿……”夏以沫小声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名字。

华丽帅气的车从身边擦过,夏以沫站稳了身子。

权子卿……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也是,帝都最有权势的那个人。

未完待续...

标签:总裁来袭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